理论家专栏|文艺理论|百家分析|每周调查|主编瞭望|著述连载

葡京注册赌场

2018/10/10 11:24:09 来源:北京文艺网  作者:寺山修司
从肉体上来说,年轻人是胜过老人的,然而性生活并不是体育运动,或许可以说,它倒是更近似于戏剧。

1.jpg

  年轻人胸怀大屁股


  “现在这代小年轻,都是些乒乓球啊。”酒馆里的老女人说道。


  “什么乒乓球啊?”我不解地问。


  “什么乒乓球?”老女人笑着说道,“就是下面的球挺小的呗。”


  世上什么球最大?


  乒乓球的确挺小,小得可以放在手心里转。不过,说它小,却也比我们这代人中不管谁的睾丸都大吧。


  有个女孩子说,跟乒乓球相比,还是棒球好啊。


  她认为棒球至少比乒乓球个头大,还有重量感,所以,与乒乓球相比,棒球更富有男性特征。


  但是照这种逻辑,足球不就更具有魅力了吗?


  因为足球周长二十七英寸,重量有四百克呢。从它的大小来说,就算谁有直立猿人那么大的睾丸,也远远及不上它吧。


  最近的足球热,虽然我认为得益于釜本、贝利“腿的魅力”,可是话题一转到“看来是由于那个大球的魅力”时,我朋友的几个学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
  他们解释道:“因为现在已经是性感时代了嘛。”


  女孩子喜欢大球也是顺理成章的。


  这是女子春心的表露。随着马斯特斯报告那种性医学研究的愈加进展,这一原始而朴素的性会吸引到女性的事实已经被阐述得越来越清晰。


  “这么说来,球的大小是挺起作用的嘛,”我说,“那么这个世上最大的球是什么呀?”


  话刚出口,一个学生答道:“那总归是地球啦。”


  这句话让我一下子败下阵来:“哪个女孩子要是感觉得到地球的性感魅力,那我真是无话可说了。”


  诺曼·梅勒的那篇论文《了解南方的人都知道,白人畏惧黑人的性能力》发表后引起了广泛的关注。


  这篇论文痛快淋漓地抨击了白人的保守性,文中写道:“白人心中惴惴不安,生怕被黑人睡了自己的妻子,因此他们才歧视黑人,不平等地对待黑人,以此困守自己的地位。”


  对于当代男子来说,毋庸置疑的是,性别的优越性依然极为重要,因为它本身就直接关系到统治权力。


  如果把诺曼·梅勒这篇论文中的“白人”换成“老人”,“黑人”换成“青年”会怎么样呢?这么一换,自然又会出现另一篇自供状了。


  老人畏惧青年的性能力,因此才歧视青年,用不平等的态度对待青年。


  然而,令人惊讶的是,现实却恰恰相反。


  例1 一天在咖啡馆里,只见有个小年轻正无精打采地听着查尔斯·明格斯的《猪叫布鲁斯》。


  我问他:“你干吗这么无精打采的呀?”


  “我女朋友被人抢走了。”


  “谁抢走的?”我紧追不放地接着问道。


  “我们公司的主任。主任请她去夜总会,在那儿吃完饭又把她带到旅馆里,她就直接缴械了。”


  “那个主任多大岁数?”


  “四十六了。”


  “哎——?”真是不可思议,二十岁的小年轻竟然被四十六岁的老男人抢走了女朋友,怎么会有这种事?


  “你有强健的内脏器官与肾上腺荷尔蒙。还有旺盛的精力。”


  即使不服用蜂皇浆和壮父精,充沛的体力也足以轻而易举地满足恋人的欲求。当然,如果还觉得信心不足的话,不是还有胜过四十多岁男子的情趣,不是还有诗吗?


  “怎么竟然会被他抢走了呢?”


  听了我的问话,他的头垂得更低,喃喃答道:“我自己也搞不明白怎么会出这种事。”


  例2 这个漂亮的女孩有着一双安·玛格丽特那样水灵灵的大眼睛。以下是她的自白:


  “我男朋友是个乐手,他长得挺帅,就是没什么钱……而且将来怎么样也是个未知数。


  “所以我才会狠下心跟现在这个西服公司的董事长交往起来。起初还只是打算在他那儿打点零工。


  “可是,女人嘛,就是没办法啊。跟董事长这么一来二去的,不知不觉之间,他那套温柔的床上功夫我想忘也忘不掉了。这一来,再跟男朋友约会已经变成了一种痛苦。”


  这样的例子多得数不胜数。实际上,或许正是这些与球相关的“喜剧”,才是现代青年生活最实在的状况吧。


  性经分离的建议


  什么是老人每天的生活?我思考着。现代,不正是这些人手握实权专横跋扈的“老人时代”吗?


  五十五岁从公司退休,尔后寂寞孤独的老人!如果本人希望的话,养老院也会收留他们!这幅景象其实只是表象,现实却恰恰相反。譬如,你可看看我国的内阁阁僚。


  里面有几个大臣不是老人?


  那些大臣全都是老人,按理全都属于“必须给予照顾与安慰”的那一代人。


  青年们被这些老人掌握了政治主导权,而且连自己性的主导权也在逐渐受到侵犯。他们只能躲避到民谣里去绝望地吟唱:


  今儿个的活计


  又很辛苦,


  下了班后只能


  再灌烧酒。


  这歌声让人听了觉得简直像是处在“没有未来的世界”里。


  在这种现况下,年轻人如果不为了冲破障碍而去琢磨老人们为什么如此仗势妄为,不就是白活了吗?


  “我感到是发达的强精剂、激素制剂为中老年人带来了性方面的复兴。”


  药店店主大概会如此解释。


  那么,查尔斯·卓别林、弗兰克·辛纳屈……呢?这些老大爷的返老还童也是激素制剂在起作用吗?


  “不,不光是这个原因,”青年们反驳道,“还有金钱的原因呢。”


  “金钱?”我反问道。


  “对,对呀!因为上了年纪的人都是有钱的嘛。”


  原来如此,我心想。


  英国“愤怒的青年”之一约翰·布莱恩的小说《金屋泪》中有段这样的描写:


  女:“乔,你真的爱我吗?”


  男:“这你不是知道的嘛。”


  女:“你有多爱我?”


  男:“值十万英镑。”说完他又重复了一遍:“换算成钱,值十万英镑。”


  ……于是,这个男人与拥有十万英镑财产的这个女人结婚了。


  青年在财力上是难以与中老年人比肩的。对此心知肚明的老人们甚至想要用金钱把性交也买断。


  然而,性经一致的社会是不幸的社会。


  我想起了那些古老美丽的男女爱情故事,想起了保罗与弗吉尼亚、达夫尼斯与赫洛亚,他们并不需要为了得到甜美的性生活而花费金钱。


  实际上,得到一个无须金钱也能进行性解放的社会,正是青年的特权。“性经分离”(过去人们呼吁过政经分离……)是青年恢复性权利的条件。


  实现性复兴的梦想


  以前,“像个男人样”是很流行的。


  那时候,在读了古代的英雄故事后,冒出了一个个夸耀自己阴茎的青年。有人自称“我把一米长的阴茎捋得像根长矛”,还有人吹嘘“我又硬又直的阴茎像把斧子,用它来劈树,树一下子就倒了”。


  这些当然都是胡扯,没人相信真有这种离谱的事。不过他们自吹自擂起来理直气壮,倒也让人听了忍俊不禁。


  小说《太阳的季节》走红以后,我们不少大学生都饶有兴趣地去试验“阴茎是不是真能捅破窗户纸”,有人甚至还组织了这样的比赛,这种游戏也只有青年才搞得出来。


  那些精力充沛的青年上初中时就坐着比赛过“谁的精液射得远”,如今却被老人夺走了自己的恋人,实在令人匪夷所思。看来这种现象至少不能说是符合自然规律的。


  希望佐藤首相和现在的老人们扪心自问:“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吃香?”老人们笑得那么悠然怡悦,显然是有原因的。


  因为老人们很放心:“如今不单在政治方面,即便在性方面也已经使年轻人俯首称臣了。”正因为如此,他们才会若无其事地说什么“要和青年在同一间茶室里一边平等地喝茶,一边了解他们”。


  总之,他们显得颇为轻松自得。


  现在电视剧和电影中大显身手的演员都是青年,无论是大卫·詹森、石原裕次郎、《秘密特工》的那对搭档,还是高仓健,人人都很年轻。


  然而这些英雄充其量不过是人们酒后茶余的谈资。但现实社会中的英雄呢,无论是约翰逊、苏加诺,还是泽维尔·库加特、弗兰克·辛纳屈、田中彰治,无一不是“老人”。这样下去,“我们的时代”是永远也不会到来的。


  尽管眼下对于政界、财界被老人把持的现状无法改变,但在“性”方面,年轻人还是必须恢复自己支配权的。


  老人们周围环绕着简·曼斯菲尔德般的美女:二奶、小妾、恋人、爱人、情妇……只有到了他们无法不担心这些美女“不知哪天会被年轻人睡了”的时候,才可以说那是一个年轻人的“具有可能性的时代”。


  年轻人,胸怀大屁股!


  这句话既不是克拉克先生的教诲,也不是印错了字。


  这正是我的劝告。如果年轻人为了求得微不足道的幸福——区区两房一厅和稳定的工作,就去对老年人溜须拍马,其实是会被人看不起的。


  年轻人如果不舍弃这种“安全的彩票”而去寻求“危险的彩票”,就不可能实现一攫千金的理想。


  “胸怀大屁股!”并不仅仅是字面上“胸怀有魅力的女性”的意思,而是希望你们必须有更大、更大的性复兴梦想。


  早稻田大学的那些学生觉得:尊崇植木等和施韦策博士也没什么奇怪,不过自己只想跟一般的女孩结婚,胖乎乎的不漂亮,回头率不高也没关系。我不得不认为,他们这种想法是极为懦弱的。


  难道你们不觉得,追求“伊丽莎白·泰勒或是碧姬·芭铎、麦琳娜·德蒙吉奥那样的女孩”,要比追求“胖乎乎的一般女孩”更具有雄心吗?


  如果你觉得索菲娅·罗兰和伊丽莎白·泰勒已经被“老人”掳走,所以就打算找“胖乎乎的一般女孩”来将就,那我会觉得你的理想标准太低了。


  那样的话,就好像你在自己的人生开始之前就已经输给人生了。


  从肉体上来说,年轻人是胜过老人的,然而性生活并不是体育运动,或许可以说,它倒是更近似于戏剧。


  所以有的人虽然老态龙钟,但他堪称台词出众的“名演员”,因此女主角最终就会被他掳走。


  简而言之,这种结果也是由于年轻人太缺乏“性文化”的缘故。所以,虽然他们对性的欲望胜过老人,却无以使这种欲望燃烧起来。而老人们呢,他们有隐而不露的性文化,有春宫图和性具,还不惜戴着老花镜研读性书,财力或许也可以说是他们的一个优势。再说,自然也有那种每得到一点儿好处就甘愿自降身价的女人。


  然而,这些年轻人的性文化和性技能确实极为匮乏。虽然他们还拥有性音乐那样的武器,却每每还是会败在老人们“去你妈的电吉他!”“披头士乐队滚蛋!”的吆喝之下。只要年轻人还没有实现性的复兴,还没有诞生出胸怀大屁股那样的文化,他们就休想将老人们赶走。


  我自认为不是单纯的弗洛伊德主义者,但我认为,如果没有欲望,是无法得到未来的。你们如果不以充满那个球的性能量为武器,不先从性的领域开始反击,将来势必只能落得老人们希望的下场。


  能用的东西,就应该迅速有效、淋漓尽致地加以使用。


  否则等老人们下了命令:“这个精力过剩的家伙,把他编进自卫队送到越南去!”那时你们就晚了。


  (编辑:王怡婷)


注:本网发表的所有内容,均为原作者的观点。凡本网转载的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文件资料,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。

扫描浏览
北京文艺网手机版

扫描关注
北京文艺网官方微信

返回首页
地址∶北京市朝阳区霞光里15号霄云中心B座710 邮编:100028 电话∶010-69387882 传真∶010-69387882
河北省保定市复兴中路1196号 邮编:071051 电话:0312-3199988
北京文艺网版权所有 Email:[email protected] 京ICP备12048767号 公司营业执照:91110105802944599P
北京文艺网授权法律顾问单位:北京市京翔律师事务所